两性故事

骑马不要了好深不要了,来嘛再用力一点重一点

作者:admin 2020-01-15 12:27:35 我要评论

    

那一瞬间而来的酸涩,让她难受了一下。

还好,这种感觉,也只是那一瞬间,过后,她的心就平淡了。

景军泰和景老太到现在都不喜欢她,也是有理由的。

怎么说,她跟景煊结婚几年了,十七岁到现在。

可二十二的她,还没怀孕。

他们认为,她早几年就跟景煊有了夫妻之实。

睡了几年都不生孩子,肯定有问题。

景煊一身强壮,他们自然不会觉得景煊有问题。

然后就把有问题这份怀疑,挪到她身上来。

她就成了他们眼中的,不孕不育的女人。

这些话,只是景老太在双龙村跟村民吐槽,没有当面说她,她懒得去解释。

她事业繁忙,除了清明回双龙村扫墓,连春节都不回去了。

双龙煤矿,有陈老板两兄弟管理,陈富华在k市买了地皮,建了楼房。

他回市里住时,就会把钱带到大城街来给她。

她极少回双龙村,但她知道,村民都在议论她不能生孩子的事……

“在想什么?”景煊不知何时,站在她身后。

她跟景军泰刚才说的话,他都听到了。

而且,他们的表情,他也看到了。

听到他的声音,唐槐没有以前那种幸福喜悦感。

而是多了一丝沉重。

她转过身,复杂地看着景煊。

捕捉到她眼中的复杂,景煊挑眉:“怎么这样看着我?”

唐槐指着这层楼:“你说,这层楼是我们二人空间,有印象吗?”

景煊顺着她指的方向,环视着屋里的一周。

然后摇头:“没有。”

他对这里的一切,很陌生。

他连幸福餐饮,柳肖肖,景敏都不知道。

“宏煊集团,美丽时光酒店呢?”那是他投资的。

景煊始终摇头。

唐槐笑了笑,嚷嚷地自嘲:“我问这些,不是废话吗?

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把,把心中的酸涩,咽了下去。

“我拿衣服给你洗澡。”

早上十点从g市回来,开开停停,去了九个多小时。

回到家,柳肖肖,景敏,章父章母,景军泰他们轮流来看景煊,去掉了两个小时。

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,唐槐很是疲劳了。

她转身,进他们的卧室。

卧室里,还留着景煊的气息。

但似乎,一切都变了……

唐槐来到衣柜前,把衣柜门拉开。

衣柜里,她的衣服,跟他的衣服,紧紧地挨在一起。

就像曾经的他们,幸福的拥抱一样。

一直对自已医术十分有信心的她,突然惆怅了。

要怎样才能让他恢复记忆呢?

唐槐把他的睡衣拿出来,转身,就见到景煊站在卧室门口。

她把睡衣给他:“时候不早了,洗个澡,好好睡一觉。”

景煊接过睡衣:“嗯。”

景煊去洗澡后,唐槐到隔壁房收拾床铺。

房子很干净的,她请了临时工,一周打扫两次。

就是床上的被子,有一个月没换洗了。

她把床上的薄被拿开,用湿毛巾,把席子擦了一遍。

收拾好房间后,她抱着自已的睡衣,坐在床前发呆。

洗完澡出来的景煊回到卧室没见人,就过来找她了。

相关文章
  • 骑马不要了好深不要了,来嘛再用力一点重一点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想明白了再结婚34,皇上整天吃公主奶...

  • 我接了一个客人好猛,坏啪啪集百万潮...

  • 征服白色晚礼服贵妇,女朋友说她闺蜜...

  • 村花下面不舒服让我检查,手机人成综...